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Two buns

Le 26 août 2015, 11:26 dans Humeurs 0


這世間總會有人記得妳,就像風會記得壹朵花的香。記下的是兩只包子給我的溫暖,更多的是記下了那顆善良的心,還有這份感動,終生難忘。

-- 題記

四九的天氣, 天寒地凍,萬物沈寂。整個世界像被冷臧在壹個巨大的冰櫃中。迎面呼嘯的寒風將我置於冰櫃中央,四周是冷冷的霜,漆漆的黑。

摩托車的燈光,似壹柄雪亮的寶劍捅破了黑暗,直刺向這條馬路的心臟。跨在幸福125上壹路向前,每呼吸壹次,鼻翼就有被冰棱劃破的痛楚。

才是淩晨光景,天還沒亮。看路道兩旁家家門戶緊閉,玻璃泛著白光,在車燈的映照下令人暈眩。

恍惚裏,以為那是壹團烈火。我不由下意識地夾緊跨下的摩托,壹路飛奔,瑟瑟發抖。衣衫被風打透了。淫蕩的風鉆進我的衣服,蹂躪著我的血肉。

路上幾乎沒了人跡,不遠處的街道上有壹束燈光閃爍,似遙遠的天空降下了壹顆凡星,孤獨地點綴著黎明前的黑暗。壹切都顯得那樣寂靜而安祥,我對周圍的漆黑望而生畏,卻又無路可退。

妳從哪裏來,去向哪裏? 二十分鐘前,還在溫暖的被窩中的,暖暖的被窩裏放著我前壹晚平放了幾個鐘頭還未放夠的身體,還在延續著前壹晚夢寐中潛遊萬裏的夢,然這身懶骨本來猶願放著的,此時卻剝離了杳冥,及不情願地凜冽在寒風中。

那時我倚在床頭,壹次又壹次地撥向那個工人的電話,電話中傳出客服溫柔的回音:

"sorry,您撥打的用戶不在,請稍後再撥... ..."

再撥!

"sorry,您撥打的用戶不在... ..."

天壹亮就要出海的呀!只等工人全部到齊了就要出發,此次航程遙遠,奔赴長江口捕撈鰻魚苗。潮水是不等人的。別的工人都已聯系上,惟獨他電話始終無法接通。

焦急,煩躁... ...

必須親自跑壹趟,客廳的鐘聲剛敲過五下,時間走過了淩晨五點。披衣下床,草草洗漱。推開門,心不由壹陣寒顫。門外的冷風侵入室內,直鉆心房。

"去把那幾個荷包蛋吃了吧,燙燙開車暖和些... ..."

媽媽這麽早就起床了,還為我燉了幾個荷包蛋。媽媽愛憐地說著。

"不吃了!晚了怕趕不上... ..."

推出車,急奔... ...

"路上開慢點啊... ..也不多穿點衣服,唉!妳看這孩子,這... ..."

媽媽的叮嚀掠過耳畔,淹沒在寒風中... ...

寒霜無情,我的牙"恨的"上下打顫,"咯咯咯"的嚼豆般清脆。我不由自主地放慢了速度。

前面是壹條小街,街道旁有壹綴微弱的燈光。路邊擺著壹個油桶簡制的竈爐,上面疊著幾扇包子籠,騰騰地串著熱氣。

這樣的誘惑,不禁讓我想起媽媽為我做的荷包蛋。真悔呀!我那是和自己過不去呢,吃了那碗荷包蛋也許不會冷成這樣。此時我貪婪地盯著爐竈,跺跺著腳。

"有人嗎?買包子咧.... ..."

我沖著路旁壹家掛著"包子"招牌的門叫道

"來了... ..."這時,從半掩的門內走出壹位大爺。

"師傅,買包子"

我的聲音顫抖,牙在咯咯地響。

"呀!妳這是從哪裏來啊,小夥子?看妳頭發上都掛滿冰柱了,天還沒大亮的這是去哪呢?"

大爺約摸五六十歲,腰間系著白布圍腰,壹邊掀開包子籠蓋壹邊問道。

壹股包子香味撲鼻而來,帶著菜綠質樸的純香。我趕忙搗錢,凍僵了"雞爪"似的十指在口袋裏摸索,"呀!糟了!"

大爺:"怎麽了,小夥子?"

"我忘了帶錢了,換衣服時忘了拿錢了... ..."

我哭著臉,不斷地重復著,心中絕望。是啊!當時來得匆忙,忘記了帶錢,忘卻了壹切,連同媽媽的囑咐。

我失望地返回摩托車旁邊,三十多公裏的路程才過半途。只能咬咬牙,準備重導來時的壹幕了,凍死也悲壯! 唉!

"小夥子,妳等等... .."隨音看去

只見大爺從壹旁扯下壹只方便袋,從籠中夾了兩只包子,遞向我。

"大叔,這...."

我是大爺今天光臨的第壹個顧客呀!做生意的人壹大早也圖個吉利啥的,哪有白送包子的道理,我心中這樣想道。

"快拿著吧,小夥子,趁熱吃了"... ...

時隔多年,我壹直在尋找他的蹤跡,我要用感恩的心把那份殘留心中的感動成百成千的報答。他在哪呢?

這世間總會有人記著妳,就像風會記得壹朵花的香。我記下的不僅僅是兩只包子給我的溫暖,更多的是記下了那顆善良的心,還有這份感動,終生難忘。

Miss the bus station

Le 19 août 2015, 08:56 dans Humeurs 0

 

走進人群,壹具屍體就躺在五米外。他掃視壹周後靠進屍體,壹條條線索記錄在他的小本子裏。

星期五14:28,無脈搏確認死亡。屍體後背著地,後腦撞擊地面血跡滿地。寬松的家居休閑裝。面容三十五歲至四十之間。屍體旁的棉拖鞋與死者腳上另外壹只材質和款式壹樣,鞋底沾著白色毛狀物。離鞋壹米左右壹架黑色鐵欄桿倒在地上,欄桿上綁著繩梯。順著屍體落下的軌跡擡頭往上看,數到第十二層,看到陽臺上沒有欄桿。與本棟樓其他欄桿比較後判斷屍體旁欄桿正是十二樓陽臺上缺失的。死者與十二樓有密切關系。

離開屍體後退到人群中,仰頭看到的這棟點式高樓共三十三層。此欄桿所屬的陽臺位於高樓的願景村 洗腦 凹型采光槽中。根據住宅戶型知識判斷此類陽臺為“生活陽臺”連接著廚房。腦海中的片段將死者與十二樓的此套住宅聯系在壹起,他決定上樓查看。

轉身退出人群,壹個表情吸引住他的思維——焦慮。像是在期待什麽而不知所措。身穿粉色睡衣,長發沒有整理就紮成壹辮,左手握著右手、右手捏著左手,面容年齡約二十六七歲。

看到有人出來,她轉身走向高樓的單元門。不約而同他也要上樓,正好借她開門順道進入樓房。

電梯廳裝修很華麗。滿墻的鏡面讓業主時刻不忘整理自己的形象。她背對著他,鏡子暴露著她偷偷用余光打探著他,或者說是周圍。進入電梯“十壹樓”被她按下了。並不是因為他要按十二樓正好她去十壹樓而驚嘆巧合,而是思維在看到十壹樓這個按鈕對她的身份產生了好奇。電梯門打開她大步離開,即使是棉拖鞋他依然能閉著眼聽出她走了多少步後有了鑰匙開門聲。

十二樓壹共八戶人。他敲著1206號門,壹分鐘後仍沒有動靜,轉身從樓梯下到1106。

門鈴停止後門開了,探出壹雙焦慮的眼睛。雖然壹路同行他還沒自我介紹,從上衣口袋掏出警察證。它常有通行證的作用,就是告訴這雙大眼睛粉色睡衣的女主人“警察需要妳協助調查。”

她在猶豫是否壹言不發就關上門,警察先生率先打破僵局:“打擾了女士,我想借妳家的陽臺看看十二樓的情況。”關門有時在警察面前行不通她肯定知道,閃身站到壹邊就是默許“請便”。

警察從廚房走出站在陽臺,地上的死屍只有手機大小。轉身仰頭清楚看到樓上的陽臺欄斷裂的痕跡,可以確定死者是從十二樓的陽臺掉下去的。

警察走出廚房,向女主人詢問是否聽到什麽聲音,例如吵架、打鬧等。她搖搖頭流利的說著:“沒有沒有!”

說完:“好,謝謝妳!”警察先生走出門轉過身禮貌的鞠躬告別。在她鞠躬回敬時,警察的目光從她的發梢順著後背打探到客廳中央的白色絨毛地毯。

等她說完:“您慢走!”警察順著樓梯慢步走出樓房,心裏洋溢著壓抑不住的喜悅已至興奮:“壹切竟然這麽巧,是天意啊!”

到了警局已是15:48,他安排工作人員查詢了1206住戶的資料。死者已婚,已聯系到其夫人張太太。四十分鐘後死者的妻子張太太來到警局,雖然她的眼睛像是大哭了壹天那樣紅腫而布滿血絲,但是他心裏十分肯定那是假的,來眾目睽睽的警局總得利用眼淚做點什麽掩人耳目!

她走進警察的辦公室坐下。警察站起身走到門口扣上門。轉身緊緊抱住她,在她耳邊輕輕說:“真是天意,妳老公摔死了!還沒等我設計害他,上天就讓他死了。”她也心花怒放並抑制聲帶低聲說:“他的財產就是我倆的了!”警察整理整理衣著打開門,讓小李送張太太去認屍。

18:30的城市道路像癱瘓了的腿,盡管麻木不仁也絲毫沒有抑制此時警察先生內心的喜悅,坐在車裏聽著“justabele”心情隨著腦海裏銀行卡賬戶金額震旦。

回到小區停好車,警察先生再次走到死亡現場壹看。地面已經清理幹凈,只剩爆燒紙錢留下的印記。他拿出鑰匙打開單元門,在電梯廳照照鏡子,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臉像此刻這麽青春飽滿。關上電梯門按下“十三”悠然自得的感受著電梯的重力加速度。

打開1306的門,她已經迫不及待撲上來抱住我們的警察先生,雙腿夾住他的腰。如果他是壹頭斑馬,身上的每壹塊肌肉肯定都逃不過她的血盆大口。壹個濕吻後在她耳根發著性感的低音:“張太太,妳老公才死了幾個小時,妳就這麽明目張膽的來到我的房間,妳真的很急嗎……”

她顫抖的聲音組織著:“逛街逛到妳的願景村 洗腦房裏,這種做賊的日子,我厭倦。是上天要他的命!三天前和妳在床上,我就詛咒他趁早死於非命,果然老天應驗了,今天他摔死了。”

警察好奇的問她:“妳知道他有情人嗎?”

她壹副漠不關心的姿態:“誰在乎!我只關心他的錢。”

“他的情人就在妳樓下1106。”他把案件中的秘密直白的告訴她。

她驚訝的表情並沒有出乎警察的預料:“就在樓下!這家夥倒是很直接嘛。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個道理看來不止妳懂,他也懂,不過現在只剩妳懂了!哈哈。”

“他今天就是偷情後從陽臺爬回去,欄桿斷了,摔死了。”案件的真相透他似乎已經明了。

“他還真夠膽。那個賤人也不知道拿去了多少錢!”她嫉妒心開始作祟了。

“我已經有註意了,把死亡案件聯系到她身上,讓她翻不了身。妳等著看吧!”警察胸有成竹的給她留下壹個懸念。

第二天,借工作之便他將1106的女主人帶到警局協助調查。編造出所有線索矛頭指向她是殺人犯。

她恐懼的辯解著不是她做的,她沒有殺人。

半小時後她妥協了:“好吧,我不確定是不是他!我在洗澡,感覺有人在註視我。我走出浴室,身後有雙手捂住我的嘴巴。我掙紮著喊不出聲來。壹個男人的聲音讓我別叫,否則就會要我的命。我被他用浴巾蒙住眼後強奸了。他威脅我不能報警,否則會雇傭更多的混混強暴我。我縮在床上不敢出聲不敢動。聽到叮叮鐺鐺的聲音後,房間裏靜悄悄的,我解開浴巾,房裏已經沒有人了,入戶門依然是反鎖著的。朝著剛才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到了陽臺壹看,發現壹樓地面躺著個人。我不知道他誰誰!我擡頭上下打探,發現樓上的陽臺有斷裂的痕跡,我猜他是從陽臺爬回去的時候掉下去了。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下樓去圍觀,確定人已經死了,才回到家裏。腦子壹片混亂恐懼不知所措。”

“我是不會理會妳的胡言亂語,留在妳身上的東西並不是強奸的唯壹可能,妳們可以是奸夫淫婦,現在已死無對證。”警察明擺著表現出壹副餓狼的形象。看著她驚慌失措的眼神他頓時有了要把她站為己有的欲望,她白嫩的肌膚就像水蜜桃壹樣誘惑著我們的警察先生。

此時我已經無聊至極,對“月老”設計的這壹幕幕情感糾葛惡心。迫不及待下壹個死亡的名單立刻出現,我才好不擇手段的發揮著殺人本領。

調查結束,警察先生開著車送1106房主回家。如果妳相信只是順風車——大家都住壹個小區同壹棟樓,那麽警察先生偽裝的本領算是火候相當了。

壹只普通的香煙,加上是在自己的車裏,陌生的女乘客又怎麽會介意,更和懷疑扯不上壹點邊。警察口中噴出壹個接壹個甜餅圈似的煙氣,如果沒有和“見色起意”四個字聯系著,那麽這個技術絕對值得鼓掌。頭幾個煙圈在女乘客的腦海裏還清楚的數著,當然已經記不清是從第幾個圈開始她的眼皮已經像五指山壹樣壓著猴子怎麽也翻不起來。寂靜的郊外壹角算是警察的幫兇,提供他在車中得逞陰謀的場所,女乘客依舊美夢般熟睡。

停好車,他特意走樓梯,不能讓任何人看到他背著這個女人回家,她可是本棟1106的女主人。

回到家,把戰利品放到床上,正準備拆掉封面欣賞壹番。這位女乘客、1106女房主醒來了,身處陌生的空間迫使她恐懼的叫喊。他拿過枕頭阻止著響亮的噪音幹擾他人休息。聲音果然沒有傳出去,這招比隔音玻璃有效得多。也因為太有效,她連呼吸聲也沒有了,或者以我們警察先生的專業術語說——無脈搏震動,確定死亡。

他似乎明白了,找了紙筆。在紙上寫下:5+2=?他抓拍頭皮、揪掉頭發,就是算不出答案是多。我也明白了,他意識到自己此時智商極低。如果連7都算不出來,那麽他的智商顯然最高也就到6了。

抽著壹支煙麻痹自己,鎖“塔塔塔”聲中門打開了,他饑餓的張太太來了。如果沒看到床上白皙的願景村 洗腦皮膚比自己嫩,她應該沒有這麽沖動,敢和剛殺人不出血、智商最高只到6的警察先生肉搏,僅憑她十指壹厘米長的鋒利指甲,自然是被警察先生壹槍擊斃。

短暫的壹刻鐘,死亡名單上的兩個生命已輕松被我奪去。我自認為對工作盡職盡責,不知道為什麽沒有人喜歡我。說到財神,他香火鼎盛,去到哪裏都有人葡匐在他腳下。我每天才出門,十裏開外的人就已經大喊:“死神來啦,快跑!”為什麽差距這麽大,再說……

等等,看看警察在幹什麽。好的,對,拿起手槍,對準自己太陽穴,扣動扳機“塔”的壹聲,沒子彈!

“聽到我的彈指聲後,妳就醒過來。‘塔!’”我的耳邊傳來壹個熟悉老頭的聲音。

睜開眼,壹位長胡須、大眼鏡、白衣大褂的老頭在看著我,我記得他是我的精神病醫生,我問道:“大夫,我是誰?”

“這次,是警察!”我的醫生邊記錄邊回答道。

“又失敗了!這是第幾次失敗了?”我短暫的記憶回來了,我是精神病患者“人格分裂癥”我不定時的消失,另壹個我占據我的軀殼。我的心裏醫生告訴我,我要回去殺了所有的我,我才能長久占據我的軀殼。我只知道照他說的做,我的病才可能治好。他每個月為我催眠壹次,讓我回到意識裏,在那裏我的任務就是殺人,殺掉所有我看到的人,那些人都是另外壹個我,在那裏我是死神。

“這是第18次失敗,希望壹個月妳能殺光所有人,休息吧!”醫生扒開我的眼瞼查看後說道。

死老頭妳又背對著我。我的槍,給我,妳這老頭,幹嘛綁著我。放開我,我是警察!

“妳不是警察,妳叫玥玥。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妳生病了。”老頭轉過身對著我說。

什麽玥玥,小姑娘。我叫趙鴻威,我是警察,編號1306,放開我。

“護士,拿鏡子來。”老頭召喚著護士。

“妳自己照照鏡子,看看妳是誰?”老頭用鏡子對著我。

怎麽會這樣,我叫趙鴻威,我是警察,編號1306,放開我。鏡子裏面的小姑娘是誰?

“她就是妳,妳就是她。她叫玥玥。”老頭的話我已經記不清了。

醫生,怎麽了,我又犯病了嗎?

“是的,玥玥,剛才妳變回警察了。”大夫習以為常的笑道。

我是玥玥,兩年前被人強奸,之後我就經常這樣犯病,我很害怕!

“妳要堅持,妳會治好的。”我再壹次看到老大夫堅定的眼神,我並沒有相信他的話,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脫口而出:“醫生,妳也是我幻想出來的?……”幸好緊急剎車,壹只皮鞋蹦蹦跳跳踩到我腳,我才回過神聽到公交車喇叭中:“533醫院到了,上車的乘客請主動投幣壹元……”急忙從後門下車。

陰雨綿綿的早晨,如果不是忘記帶手機,我才不願轉身再冒雨再次回家,就不會遇到迎面而來紫色雨傘下粉色連衣裙高跟鞋美女。滿腦子“量子糾纏”效應般映射著她修長的黑絲美腿。如果科學家沒有發現量子力學、平行宇宙,她的身影只能隨雨中的微風飄散在我的身後。

我設想著她是量子構成的,構成她的粒子同時也在構建著另外無數個世界中的她。那麽她的身體就不止是她的:她可以是因為被強奸而精神分裂的十六歲女孩玥玥;也可以是借助醫生催眠治療回到意識裏面去大開殺戒的死神;還可以是那個被人從1206陽臺爬下強奸的1106女房主;或者是血盆大口的死者夫人張太太;還有那個迷奸了自己幻想出來的1106女房主的警察。

量子的世界是奇妙的,它能讓妳生存在“人格分裂”的世界而毫無察覺,每天自信滿滿登上公交車,為了理想和信念努力工作完太陽的升起到落下,結果我錯過了在學校門口的公交車站下車。

“老師,這就是我遲到的原因,說完了!現在我能進教室坐到我的課桌上課了嗎?”英語老師聽完我遲到的理由後驚訝的說了聲:“OhmyGod!Pleasecomein!”

 

representatives of high culture

Le 1 juillet 2015, 06:49 dans Humeurs 0



廉潔像蘭花,幽蘭生前庭,含薰待清風。蘭花被譽為花中君子、王者之香。對於國人來說,蘭花還有民族上的深沈意義。在中國傳統四君子梅、蘭、竹、菊中,蘭花象征了壹個知識份子的氣質,以及壹個民族的內斂風華。因此對於蘭花,國人可以說有著根深蒂固的雪纖瘦黑店民族感情與性格認同。廉潔是山野的菊花,雖然沒有牡丹雍容華貴,沒有月季嬌艷嫵媚,沒有百合高貴優雅,但她那傲霜精神,確實令人喜愛。

廉潔就像臘梅,最堅韌的花。“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梅花在寒冬裏傲霜鬥雪,不怕天寒地凍,不畏冰襲雪侵,當別的花枯萎零落,花殘葉敗時,梅花卻昂首怒放,獨樹壹幟,傲然挺立在這冰天雪地中。甚至是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嚴寒,它也能“疏影橫斜水淺清,暗香浮動月黃昏”,笑傲乾坤。

廉潔像蘭花,“幽蘭生前庭,含薰待清風。”蘭花被譽為“花中君子”、“王者之香”。對於國人來說,蘭花還有民族上的深沈意義。在中國傳統四君子梅、蘭、竹、菊中,蘭花象征了壹個知識份子的氣質,以及壹個民族的雪纖瘦黑店內斂風華。

因此對於蘭花,國人可以說有著根深蒂固的民族感情與性格認同。那飄逸俊芳、綽約多姿的葉片;高潔淡雅、神韻兼備的花朵;純正幽遠、沁人肺腑的香味自古以來受人喜愛。所以,壹直是人們陶冶情操、修身養性的重要途徑,被譽為“國香”、“王者香”的中國蘭花成了高雅文化的代表。幽懸蘭草遇凈土而生不因無人而不芳……

廉潔就像春天的翠竹,綠得像壹塊無暇的翡翠,是乎又像壹道綠色的屏障,頂天立地,無論嚴寒還是酷暑,它四季常青,象征著我們正直、質樸的品格和積極向上、艱苦奮鬥的精神。

廉潔是山野的菊花,雖然沒有牡丹雍容華貴雪纖瘦黑店,沒有月季嬌艷嫵媚,沒有百合高貴優雅,但她那傲霜精神,確實令人喜愛。我們做人,就要像菊花那樣,不怕困難,知難而進。

Voir la suite ≫